廖立三國蜀漢謀臣廖立是個怎樣的人廖立生平簡

发布日期:11-30 作者:admin

  • 正文内容
  • 相关推荐

廖立是三國時期蜀漢十分重要的一位謀臣,諸葛亮都稱廖立是「荊楚奇才」。劉備曾專門徵召廖立爲州從事,年紀輕輕的他就已經當上長沙太守,可見其能力是得到劉備認可的。不過廖立有些心高氣傲,他覺得自己的地位和名氣應該在諸葛亮之上,但實際情況卻是廖立連李嚴都比不上,因此常常感到不被重用。此後廖立更是批評劉備,說他策略失誤才導致荊州失守,關羽戰死,而他最後的下場則是被貶爲庶民。

在三國時代,雖說蜀漢集團算是最弱小的一國,但在關羽失去荊州之前,蜀國內部還是有很多的人才的。夷陵之戰過後,蜀國人才大批凋零;丞相諸葛亮做事謹慎,因而他在大權在握之後,總要親力親爲。或許會有讀者感到疑惑,難道蜀國真的沒有什麼人才了嗎?

不過,比起歷屆的玄女試煉,這個結果已經算是很好的了。當然,衆人也都是心知肚明,如果不是最後關頭,姜雲沒有大開殺戒的話,那麼最終能夠活著從玄陰窟中走出來的人,恐怕都不會超過六組!這麼一想,不少人對於姜雲的恨意都是大減。緊接著,有玄陰族人上前,收集所有人手中的玄陰令,開始計算每一組收集到的玄陰之氣的數量。

顯然不是,蜀國當時還有一位被埋沒的奇才,名叫廖立。平心而論,此人的謀略確實有一定亮眼之處,但一直沒人推薦他;在懷才不遇之下,廖立只好發發牢騷。不曾想到,諸葛亮藉口他誹謗先帝,將其罷免爲民,徹底將他排擠出了蜀國朝堂。因而陳壽爲廖立做傳之時,也將他與劉封、彭羕等罪臣並列。那麼問題來了,這個最初令諸葛亮都盛讚爲奇才的人,爲何會落得如此田地呢?

在劉備來到荊州之時,武陵人廖立便已經頗有才名了。或許是在這個時候,渴望人才的劉備,就已經結識廖立了。因而《三國志廖立》傳有記載:「先主領荊州牧,闢為從事,年未三十,擢爲長沙太守。」劉備對廖立還是比較重視的,他在入蜀以後,孫權派遣呂蒙進攻荊州江南三郡(長沙、零陵、桂陽),廖立敵不過吳軍,竟然棄城逃跑了。可即便如此,劉備也還是沒有責備他:「先主素識待之,不深責也,以爲巴郡太守。」

關於廖立的本事,史書中並無明確記載。但在諸葛亮的評價中,廖立卻是一個了不得的人。當時坐鎮荊州的,是諸葛亮和關羽兩人。江東孫權派人與諸葛亮來交流感情,期間便問起了劉備麾下都有什麼人才。諸葛亮是這麼回答的:「龐統、廖立,楚之良才,當贊興世業者也。」跟隨劉備入蜀的龐統,他的軍事才能大家都清楚;乃是劉備麾下堪比法正的戰略型人才。論軍事能力來說,此二人都是要遠超諸葛亮的。但在諸葛亮的評價中,廖立的本事可以與龐統匹敵。

縱觀廖立一生,他缺少表現自己的機會,因而後人無法判斷爲他的才學水平。另外,諸葛亮盛讚廖立的心思,也很耐人尋味。一方面,劉備很看重廖立,所以諸葛亮一旦貶低後者,那豈不是間接說劉備沒有眼光?所以面對劉備喜歡的人才時,諸葛亮一般都是支持的。就比如法正做了蜀郡太守之後,因爲個人恩怨公報私仇,諸葛亮也沒有多管他。另一方面,諸葛亮未嘗沒有向自己的盟友「秀一秀肌肉」,好讓孫權覺得蜀漢集團內部,當真是人才濟濟。

可以肯定的一點是,不管廖立有沒有才學,諸葛亮都不看好他。這也是造成廖立悲劇的一個重要原因,他自詡奇才,卻不受重用,時間久了自然會發發牢騷。比如龐統做萊陽縣令之時,便「在縣不治,免官」,還是東吳魯肅給劉備寫信,隨後諸葛亮見魯肅都表態了,也開始隨聲附和,龐統這才得到劉備重用,一躍成爲和諸葛亮並列的軍師。無獨有偶,蔣琬也曾懷才不遇,劉備見他喝酒誤事,甚至還動了殺心;諸葛亮一看接班人有危險,便趕快進言,說蔣琬是「社稷之才」,這才保住了後者一命。

和龐統、蔣琬不同,諸葛亮對廖立的態度則是打壓。「立本意,自謂才名宜爲諸葛亮之貳,而更游散在李嚴等下,常懷怏怏。」劉備死後,在諸葛亮有意無意的打壓之下,廖立始終沒有機會一展才華,直到有一次,他開始「吐槽」起了劉備等人。

不妨來看一下廖立的這番評價廖立,主要內容有三個方面。其一是「昔先帝不取漢中,走與吳人爭南三郡,卒以三郡與吳人,徒勞役吏士,無益而還」。不難發現,這的確是劉備戰略決策上的一個失誤。因爲劉備在攻取益州後的第一時間,的確沒有攻打漢中。正因如此,張魯提前一步投降了曹操;而後者也被迅速派張郃、夏侯淵等人將最重要的戰略物資——人口,悉數轉移到了內地。劉備打下漢中,其實損失很大。

「這個,這可是小人準備多日的羣舞啊!」「快,快都散了吧!」見那石崇竟然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,那賈謐竟然直接的大喊了起來。這一回,可是驚到了正在翩翩起舞的絕色美女。一時間,只見她們也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,幾乎是以驚異的眼光看著石崇!

其二是「羽怙恃勇名,作軍無法,直以意突耳廖立,故前後數喪師衆也」。劉備令關羽獨自鎮守荊州,這顯然是一個錯誤。關羽「剛而自矜」,且看不起士大夫,因而他不懂得和孫權交好,反而將江東豪傑盡數視爲鼠輩。最終由於小人背叛,最終落得了敗亡的結局。

其三是「如向朗、文恭,凡俗之人耳。恭作治中無綱紀;朗昔奉馬良兄弟,謂爲聖人,今作長史,素能合道」。雖說諸葛亮後來將廖立貶爲平民,流放邊境,是藉口廖立褻瀆先帝。但在筆者看來,廖立因爲說了實話,這才讓諸葛亮排擠出了中樞。

不難發現,廖立評價的這幾人,如向朗、文恭、郭攸之、王連等人,都是諸葛亮的心腹之人。但廖立說錯了嗎?從這幾人的表現來看,他們確實沒有多少才幹。但他們都是諸葛亮的黨羽,因而他們的職位也讓廖立不屑。在此之前,廖立也曾發過不少的牢騷,但諸葛亮看在他是先帝寵臣的份上,並沒有多做計較。

廖立此言一出,諸葛亮這才意識到,廖立原來不可能爲自己所用。不久之後,諸葛亮便上奏彈劾廖立,給出的罪名則是「誹謗先帝,疵毀衆臣」。如此一來,廖立便徹底被排擠出了朝廷,「於是廢立爲民,徙汶山郡」。

廖立最後一番評價,是尖銳而又中肯的。可惜他得罪的,是奉行「山頭主義」的諸葛亮。從廖立的悲劇能看出,當時那個時代對於人才選用的一個致命問題,那就是在「舉賢用人」的外衣之下,包裹著「唯親是用」的狹義觀念。即便是有賢相之稱的諸葛亮,他也跳不出這個圈子。再聯想到曹操的心腹將領,亦是同姓將領,可見當時看似繁盛社會之下的一種悲哀制度。